当前位置:首页 > 财经 > 正文

逼上梁山金融女(上):20万嫁妆VS千万宅基地 | 愉见财经

天涯彩票资讯 2019-03-10 18:32

  出品 | 愉见财经

  又到了周日听故事时间。这一个系列里,“愉见财经”会呈现我们身边那些平凡的金融人,他们最真实的生活。上周,心君给大家讲了他自己的《金融民工奇幻漂流记》,本周来讲他的朋友小A,一个金融女的金融事业前传。

  小A属于那种70分美女,五官拆开看都不精致,但组合在一起有股勃勃生机,显得神采飞扬。小A的性格和长相很搭,在大学时期就属于学霸级。

  2008年硕士毕业后,主见很强的小A不顾劝阻,放弃了北上广的工作机会,为了爱情留在了厦门。

  小A爱上的是自己的硕士班同学,翔安极为偏远地区农民家的儿子,家里耗尽全家之力供出了一个研究生,到操办婚礼之际,已经捉襟见肘。

  小A豪气,自带20万嫁妆,嫁了。

  到了男方家,公公婆婆对她,都不是一个“好”字足以形容的,简直当她是恩人,像菩萨一样供着。一开始她依照着当地的习惯,还想找几件家务事做做,结果公公婆婆是万万不让她做。她过上了“吃个苹果都有人削好皮切好块送过来”的生活。

  刚开始她不太习惯,时间一久便也安之若素。家里大小事情都不用她操心,她只管上班就好。

  小A带着“下嫁”的优越感,生活过得轻易。一家人小事上虽难免有点磕磕碰碰,但对她总有几分相让,一两年就这样安生地过来了。

  但总和公公婆婆一起住,小A感觉还是不自在。她想买房。可那一年厦门的房价已经升温,就算夫家是当地土著,小两口靠职场新人的收入,还是没有能力负担起岛内的一套房。

  丈夫狠狠心想做出点成绩,考上了泉州的某个显口的公务员,走了。刚开始夫妻俩还尝试两地分居,后来两人都有点受不了,小A一咬牙也追随去了泉州,找了个当地三流大学讲师的工作。

  但并不多久,小A的感受就有些变化了。

  “婚姻有时候真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。”小A讲到这里,鼻子里出了一口粗气。“原本我们都在企业上班的,在公司里都是小喽啰,家里又有老人照顾周全都是饭来张口,我俩自然是夫妻恩爱和睦。可是自从他当了公务员,感觉好起来了,‘膨胀’了。”

  泉州虽然发达,但好的职位就是公务员和自己当老板,最菜的就是无权无势的。老公越来越经常晚回家,问起来,理由无非“应酬”二字,多问就不搭理了。

  当然小A心里也明白,男人应酬可能是有应酬的猫腻,但也有应酬的好处。好处就是,不久后,某个曾经借过她老公光的朋友,推荐了个项目给他们,一年居然就赚出了10万块。她老公开始嘚瑟吹嘘,说小A当年20万的嫁妆,也就是区区两年的事儿。末了还顺便嘲笑了一下小A拿的个死工资。

  在泉州,小A开始做家务了。虽然心里不舒服,但家总是要有人打扫的、也不能餐餐都吃在外面,她经常自我安慰,心里说我这是为了自己住得舒服、吃得安心。

  三流大学讲师工作相比丈夫的出差和晚归,实在是闲得会慌,小A需要一个孩子来获得另一种成就感。她生了个女儿。

  她依旧不愿放下“下嫁”的优越感。即便做家务时,她也认为这是自己的恩赐;即便丈夫事业越来越有起色,她也认为这些都源于自己管理好家庭的莫大(博客,微博)支持,和自己“旺夫”的功劳,理所当然认为这些收入里她才是幕后功臣。

  尽管有时候她也感觉这些优越感像一张被扯得快要撑破的皮,趔趔趄趄东覆西盖着她隐隐的失落和不安。但总归好感觉还在。

  直到2015年。

  2015年的某一天,小A的公公婆婆打电话来告诉了他们一个好消息,可是这个好消息却让小A在开心之余,竟有落魄的感觉。这是小A其实难以接受的感觉,她觉得自己在家里最后的一丝骄傲被打碎了。

  万科在公公婆婆厦门乡下的家附近拍了一块地。按照面积算,翔安家5层破土楼就有2000万,这还不算没有被征用的耕地。同村里的一个远亲刚好拆迁,分了好几套房,还有500万现金。

  村里有传言,公公婆婆那个地儿不出几年也会轮到拆迁。

  果然是穷人翻身靠动迁。难怪有一个段子说,过年时家门前写个什么字最显富贵?答案是:一个大红圆圈里写个“拆”。

  小A倒吸一口冷气。这么一算,公公婆婆的资产,至少得有4000万!

  从那一天开始,她的心理就有了落差感。虽然表面上依旧是一团和气,但现在公公婆婆来泉州看他们住在家里,她也要忙里忙外了。以前婆婆提起想再要个孙子,她总会觉得老年人不应该干涉她的自由,因此爱理不理,现在,她也变得有点唯唯诺诺了。

  毕竟,面前的那可是一位千万富翁啊;毕竟生个儿子,是要继承这千万资产的……

标签 逼上梁山